English
先进典型

丹心仁医—记石家庄市第一医院肿瘤三科主任乞国艳

乞国艳正在给患者进行检查
乞国艳正在给患者进行检查

尽管下班时间已经过了近一个小时,石家庄市第一医院肿瘤三科主任乞国艳依然在门诊接待患者。一天下来,乞国艳一共接待了40多个病人。近日,在采访时,值班护士告诉记者:“为了让排队挂号的患者都能看上病,乞大夫除了中午吃饭休息了半个多小时,一直都在门诊看病,我们看着都心疼。”

几乎每个周三,乞国艳都是这样度过。“这些病人大多来自外地,吃住行都不方便,我加加班,他们就能节省不少费用。”曾经被重症肌无力症折磨9年的乞国艳,如今作为医者,面对同样病症的患者,更能体谅他们急切就医的心情和囊中羞涩的困境。“这个病虽然损害了我的健康,但也成就了我今天的事业。”乞国艳说。

与病魔抗争,在自己身上试验求解,为了不辜负学医一场

1989年,24岁的乞国艳从河北医科大学毕业分配到了石家庄市第一医院肿瘤科。正当她怀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时,命运却给她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一开始我就感觉容易疲劳,上楼吃力,在骑自行车上下班途中,有时还莫名其妙地从车子上摔下来。后来,身体越来越差,不仅仅是四肢无力,连正常工作生活都受到了影响。”乞国艳怀着忐忑的心情到省二院求诊一位资深专家。“你得的是重症肌无力!”专家的这句话像一颗重磅炸弹,一下子把乞国艳炸蒙了。

1990年,病休在家的乞国艳开始了她的漫漫求医路。当时,重症肌无力是一种罕见病,在治疗上也没有特别有效的方法。为了获得国内外治疗重症肌无力的最新信息,乞国艳咨询母校的老师,查阅多种医学刊物,还在家人的帮助下从报纸、电视上进行广泛搜集。在经过一番调查和比较后,乞国艳决定南下广州中医学院去找国内中医治疗重症肌无力最权威的邓铁涛教授求医。

在广州住院不久,由于肺部感染,乞国艳出现呼吸困难,浑身瘫软,既说不出话来也动弹不得,只听见痰鸣和气管痉挛的喘息声。“当时我是不求能活,但求速死,曾想过用各种方式来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乞国艳说,当时她万念俱灰,精神几近崩溃。

“我在极端痛苦中千百次地问自己:难道我真是个百无一用的废人,只有‘寻死’或‘等死’这一条路了吗?难道我真是徒有学医5年的虚名,却连治好自己病的决心都没有了吗?”最终,乞国艳决定活下来,与命运抗争。

在广州治疗3个多月后,乞国艳的病情得到控制。这期间,乞国艳亲身体验邓铁涛中医治疗重症肌无力的方法,并在邓教授的指点下报名参加了中医函授班。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在邓教授的指导下开始了中医治疗重症肌无力的探索。她减小了西药剂量,改为每天口服中药,没想到效果也不错。1991年,病情稳定后的乞国艳重新走上工作岗位。

可是到了1993年,乞国艳的病又犯了,吞咽困难,呼吸困难,四肢瘫软,一个人连卫生间也去不了。无奈,她又第二次“病休”在家。然而,这次的中医治疗却没有那么顺利,从广州邮寄来的中药每次都是以麻袋计量,但症状再也没有完全缓解过。“中医和西医有各自的优点和缺点,如果将两者结合起来,治疗效果是不是会更好?”乞国艳决定将中药、穴位注射、西医、养生之道(包括心理调整、气功健身)等治疗方法进行系统整合。她按方法、时间、穴位、药物、剂量等综合制定了不同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

就这样,乞国艳反复在自己身上进行着“实验—观察总结—再实验”的治疗效果对比。经过苦苦的探索和不断优选治疗方案,她对“重症肌无力”的理解和把握也日渐成熟。

1999年,乞国艳停下所有的药物,她的肌无力症状也得到了完全控制,并且再次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像我一样遭受肌无力病症折磨的病人还有很多,我的治疗经验对他们是不是也有帮助?”从那时起,乞国艳又从“为自己”转向了“为他人”。

苦苦钻研医理,独创“乞氏综合疗法”,为了攻克世界性难题

“我们孩子是坐着轮椅来这住院的,当时胳膊、腿都抬不起来。现在,经过乞大夫一个多月的治疗,自己都能爬四层楼梯了。”在采访中,来自甘肃的李先生告诉记者,2010年8月,他11岁的儿子被确诊全身性重症肌无力。两年多来,他带着孩子跑遍了北京、广州多家医院,但病情始终反反复复,重症监护室都进了5次。在一些病友的推荐下,他找到了乞国艳。“乞大夫说,我们再有两天就可以出院了。”“目前,孩子的病情得到了基本控制。出院后,他还需要经过一年的康复治疗,才可以达到完全缓解。”乞国艳介绍,一些曾经的病友听说她康复上班后,不断前来咨询取经。从2004年起,很多病友直接来找乞国艳看病。

被乞国艳治好的病人,一传十、十传百,来找她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为了让更多的重症肌无力病人能够像她一样摆脱病魔,康复后的乞国艳一直苦苦钻研。她还专程到北京解放军307医院学习了头颈肿瘤和淋巴瘤的相关知识。她发现,淋巴瘤的理论知识和治疗与重症肌无力的发病机理和治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且从中发现以前没有发现的机理,尤其是胸腺瘤伴重症肌无力患者的治疗,更是与淋巴瘤有着密切的关联。

2008年,石家庄市第一医院成立了由神经、肿瘤、放疗、中医等领域专家组成的重症肌无力研究所,专门支持乞国艳的相关研究。如今,乞国艳独创了一整套综合疗法:它以胸腺切除加术后放疗为主要手段,并根据术后肌无力缓解情况给予免疫抑制剂治疗和中药治疗。同时,她还根据患者的不同发病情况和年龄阶段进行个性化治疗,对10岁以下和70岁以上患者以中医治疗为主,中青年患者则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

石家庄市第一医院院长郑志敏介绍,由于这种疗法痛苦小、治愈率高,而且费用低,在临床上取得了巨大成功。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乞国艳团队接诊的病人已经遍布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7年多的时间里,到石家庄找乞国艳看病的全国各地住院患者有1000余人次,门诊患者超过6000人次。“由于重症肌无力是一种罕见病,相关的研究也比较少,目前治疗仍属世界性难题。”乞国艳介绍,未来他们将重点从发病的机理层面进行研究,并探索制定出一套重症肌无力的治疗规范。“我希望能够让所有的重症肌无力病人都能得到及时治疗,重新走上自信、健康的人生之路!”

公布手机号码,开通网上交流平台,一切为了病人的需要

“我只要一听到病人痛苦的声音,脑子里就会浮现出自己当年患病时的情形。治病救人是我该做的事,我要把以前别人对我的帮助回报给患者。”这是经常挂在乞国艳嘴边的一句话。

在临床治疗中,乞国艳一切从病人需要出发,科学施治、精心照顾、倾情关怀。在治愈一个又一个患者的同时,她还把爱的种子播撒到患者心中,教给他们重新树立起战胜病魔的信心。“是乞大夫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没有她就没有我的今天!”谈起自己当时治病的情形,22岁的辛集女孩刘霄几次哽咽:“2011年12月,我因为重症肌无力,住院半年,四次上呼吸机,重症监护室更是几出几入。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乞大夫告诉我她这么大时也患上了这病,可现在全好了!正是靠乞大夫的鼓励,让我重新找到了生活下去的信心。”如今,刘霄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并且在家乡当了一名小学教师。“得这种病的患者,大多都会产生绝望的情绪,而治好病又需要一个稳定的心态,所以我经常现身说法,让他们相信自己一定能恢复健康!”为了及时帮助病人,乞国艳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所以,乞国艳的电话总是很忙,甚至半夜里也常常被这样的电话打断。

由于患者来自全国各地,为方便他们出院后的复诊和治疗,乞国艳专门申请了一个邮箱,并将邮箱开通方式告诉每一位出院病人,为他们搭建起了网上义诊的平台。打开乞国艳的邮箱,有几千封病人的来信:“乞医生,我是哈尔滨的小闫,我最近的血常规和肝肾功能检查无异常,吃了你开的药,身体感觉有劲多了。现在能不能减一些药物?”“乞医生,我是湖南的小张,这是我妈上次吃的中药方子,最近她感觉头有点晕乎,精神也不太好,要不要调一下方子?”……在乞国艳医生的邮箱里几乎都是这样的求助邮件。每收到一封来信,乞国艳都及时地一一回复,并详细讲解。

近7年间,乞国艳利用业余时间在网上为全国各地患者免费义诊万余人次。“我虽然为此付出了很多,但是我收获了来自心灵深处的满足和幸福。我终于可以为他人做点事情,而不再是社会和家庭的包袱了。”面对别人的赞誉,乞国艳平静地说。

点击量:4089
版权所有 @ 2012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冀ICP备13012181号  邮箱:pub@hb2h.com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平西路215号  邮编:050000  总机:0311-87046901 
技术支持:天津市方卫信息系统工程技术有限公司